争做点胶机行业的供应商MANUFACTURER
24小时咨询热线:18217294462
行业动态
上海大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大项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18217294462

非标自动化设备发展道路探讨分析

作者:上海大项科技有限公司时间:2020-09-28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关注工业自动化设备这一领域,特别是非标自动化设备,它不像传统普标设备那样制作简单,而是以灵活的量身定制、操作方便及功能多样给工业制造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商机。我国非标自动化设备开始崭露头角,但发展过程中遇到不少阻碍。


  


  非标自动化设备需求旺盛


  


  在过去,中国制造业的蓬勃发展依靠了大量廉价劳动力。然而时移境迁,随着近年来新增劳动人口减少,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劳动力不再是廉价资源,一工难求已变得越来越普遍,为了满足生产的需求,自动化生产逐渐被企业主所认识重视。非标设备作为自动化生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10年来也越来越普及,市场也涌现出一大批非标设备厂家。


  


  目前,企业采用自动化设备的需求日益增加,由于各企业的具体情况不同,非标自动化的需求占据很大部分的比例。非标设备机器的支出是可以事先预算的,比如:机器折旧、电、气、日常维护、操作人员工资等。一台机器的生产率可相当于几个(少)到几十以至几百人,当然速度越快机器成本越大高。产品的生产成本得到大限度的节约。而且,机器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更加有保证。金融危机过后的中国,非标自动化设备必然更加兴盛。


  


  非标自动化市场将快速增长,自动化产品运用深度持续增加。在这个领域,与发达相比国内整体水平上有10—20年的差距。新型非标自动化设备往往是机电一体化的设备,充分利用信息技术的新成果。中国一些企业的设计人员却对电子产品不熟悉,不敢或不会选用,大大限制了水平的提高。但近10年,非标自动化在江浙沪、珠三角、京津地区获得了很大的应用,国内企业正在迎头赶上。


  


  非标自动化设备发展现状


  


  尽管非标设备行业整体呈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上升趋势,即非标设备市场空间广阔,甚至某些传统产业将可能成为潜力大的市场。但我国非标企业数量较多,规模较小,技术落后、竞争同质化也是明显的缺陷,而且在这个领域与发达至少有10-20年的差距。


  


  新型非标自动化设备往往是机电一体化的设备,充分利用信息技术的新成果。中国一些企业的设计人员却对电子产品不熟悉,不敢或不会选用,大大限制了水平的提高,而许多核心技术上也并没有真正独立,依靠设备其成本显然难以下降。目前,产品依然主要由国外。


  


  按市场逻辑来看,增长的市场空间可以提高企业的技术研发水平和壮大企业规模,给企业提供良好的发展机遇。但客观情况却与之相反,国内的非标设备企业并没有走出低质低价的恶性循环,依旧在简单模仿,并没有研发出自己的特色产品、产品,没有积累更多的资金用于企业的发展。目前十几个人的小作坊生产依旧是非标设备业界的主流形态。


  


  探讨发展阻碍


  


  任何事物的形成都有其主客观原因,形成的机制是错综复杂。非标设备的现状也是各种元素作用的结果。虽然目前非标设备还算比较的一个产业,但摆在面前的这7大障碍已经越来越明显的影响了非标自动化设备产业的发展。


  


  非标设备无法批量生产,大企业不愿意做,小规模企业容易获得生存空间。


  


  非标设备是没有标准可依,根据企业生产现状量身订制的设备。A企业的设备往往只能适用于A企业,不能批量生产复制到B企业。通常一台三十万人民币左右的设备从客户提供需求、非标设备厂提供方案设计、双方讨论确定方案、签订合同、出设计图、零部件加工、到设备组装验收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因为投入产出比太低,大型企业面对如此琐碎长周期的小订单是不削一顾的。但是这样的项目,对于只有10几个人的小企业,却有相当的吸引力。一个销售和几个机械工程师、几个软件工程师的小规模企业疯狂成长。


  


  非标设备市场规模增长了,但蛋糕大了,分蛋糕的人却更多了。


  


  在2000年,国内做非标设备比较知名的只有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一些台湾厂,这些厂加起来30家左右。查询统计相关数据,当年非标设备的规模估计在6亿左右,这三十家约占到市场份额的70%左右。到2012年,光在中国五金制造重镇长安,非标设备厂就有70多家,小规模的非标设备已经数不胜数,数量级在万以上;市场规模预估也增长到600亿左右。简单一句话概括,市场规模虽然增加了100倍,但是生产厂家却增长了千倍。新增的市场被众多的小厂家所占领。没能形成规模企业。


  


  非标设备企业门槛低,人员素质良莠不齐。


  


  为什么市场出现了那么多的非标厂家?原因在于非标设备厂的初始投资成本较低,整个投资估计在30万左右。几台磨床、几台铣床、几百平的房子,10几个人就可以运作一个非标设备企业。通常非标设备厂创业模式是两三个股东共同投资,一个股东负责销售,一个股东负责技术,一个股东负责售后,并不需要大资本、大企业的介入。这种情况导致非标设备行业比较闭塞,行业得不到洗牌,良币驱逐不了劣币,企业良莠不齐。


  


  奉行拿来主义,创新研发的少。


  


  国内的非标企业很少有新发明、新创造、新应用。国内企业风行去国内外看展、参展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发现新的应用、新的工艺、新的技术。这种做法从很多方面来看是具有非常正面的意义。他缩短了我国与发达的设备差距水平,提高了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的程度,从而降低了广大人们群众的劳动强度。然而毋庸置疑的是这种打着借鉴旗号的抄袭严重降低了企业开发新技术、新应用的热情;久而久之影响了我国自动化设备行业的技术能力,使得核心掌握在欧美企业的手中,落得我们靠污染环境、出卖体力、拆房建房来发展经济,这是非常可悲的一个事情。为了长远发展,我们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让企业从研发当中得到的稳定的利益,非标设备行业尤其需要保护知识产权。


  


  企业对自动化的要求还比较初级,制约了非标自动化行业向更高层次的发展。


  


  制造企业在人力资源短缺的压力下,选择了自动化。但是自动化从节省人力资源角度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半自动化、全自动化、自动化与信息化融合。基于成本考虑,很多企业选择了半自动化的设备,稍微复杂的工序还是由人工完成,这种半自动化的产品一个对机电一体化比较了解的人就可以独立完成所有设计。大量的这种低层次的自动化需求制约了非标行业向更高层次的发展。


  


  行业松散,没有形成组织优势。


  


  非标设备没有成立行业协会。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没有行业协会,政府就很难听到来自非标行业的呼声,我们就得不到任何优惠政策,至少在税收上就很吃亏。各个厂家老死不相往来。非标设备企业之间的戒备心比较强,害怕自己的技术被别人学到了,害怕自己的客户被别人抢走了,害怕自己的骨干人员被别人挖走了。这种不相往来,不抱团合作导致了非标设备日益陷入了价格竞争的泥坑。一个非标企业应该卖的是技术、是方案,然而现在很多非标企业却是在和客户谈材料成本,谈管理费用。我们应该想想没有技术,非标设备就是一堆废铁,所以我们应该多阐述我们的非标设备能够为客户节省多少成本,提高了多少效益,我们拿取的是我们脑力劳动的合理回报。


  


  规模企业优势表现不明显。


  


  虽然小企业是非标行业的主流,但也出现了一些100多人的中型非标企业。这些中型非标企业年产值在几千万的级别,但由于管理问题,设计人员及装备人员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责任心,导致一些中型非标企业的产品质量表现也不是令人满意。久而久之,很多厂家重新转向小型非标企业购买相对廉价的非标产品。


  


  目前,我国非标自动化机械化企业数量较多,但规模较小,技术落后、竞争同质化是共同的特点。如何参与这一行业的竞争成为一个挑战!有困难才有机会。面对良好的市场前景和发展空间,也是这一行特别吸引人的地方,走过生存初期的企业,必将迎来行业的快速发展


本文标签: 返回列表
   如果不从历史的角度解读,我们确实无法发现这里边有什么问题存在,毕竟,创造是智慧、制造是体力,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如果我们站在历史长河、站在世界发展的视角来看待的话,结论会略有不同。纵观欧、美、日、韩产业发展所走过的阶段和道路,我们惊人的发现,它们的轨迹几近一致,不同的只是时间的早晚。我们考察与我们一衣带水,现代经济发展的典范日本和韩国的产业发展历史就会发现,它们都走过了一条从初级制造到制造,再到创造的必然之路。日本在20世界50、60年代走的就是现在中国正在走的初级制造之路,此后70年代,它将初级制造迁到了东南亚,本国则重点发展制造和创造性的研发。日本90年代以来所获得的产业竞争优势,是70、80年代集体投入创造研发带来的必然结果;韩国也不例外,韩国直到80年代才开始转向制造和创造,几十年前未雨绸缪的巨大投入,才换来了的韩国汽车、数码电子等高科技产品风靡世界。 看完日、韩产业发展历史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中国。中国现在无疑是站在一个门槛上,准确的说是站在初级制造与制造的门槛上,正在准备进入制造的门槛。如果在这个时候大谈创造,省略制造这个重要阶段,似乎有“大跃进”的嫌疑,并不能真正帮助中国早日迎来中国创造这个崭新的时代。时至,中国才刚刚开始准备转型,刚刚向创造研发倾斜资源,这个时代的投入,只有在10、20年之后,才会慢慢收获,而不是现在。试问没有播种,又哪来收获呢? 其实,有一个数据能说明这个问题。2004年,我国的发明申请为13万件,有一半来自跨国公司。从构成看,中国人申请100件中,只有18件是发明,而国外企业申请的100件中就有86件是技术含量较高的发明。请注意,我国18件是用“发明”,而国外86件在发明前面加了“技术含量较高”的定语,这从另一侧面告诉人们,中国企业的18件发明的技术含量很低。 其实,中国先天的天时、地利和后天的人和三方面的属性,决定了中国比欧、美、日、韩更需要经历制造特别是制造这条必经之路,只有走过制造这个阶段,才可能迎来全新的中国创造阶段。 不谈中国创造之天时、地利与人和因素.中国现阶段的历史阶段不适合谈中国创造。自从1980年代开始推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现代产业建设仅仅只有20来年的历史,积累还非常薄弱。在大多数产业领域,中国都停留在简单的生产制造阶段,企业的重心仍然是提升制造工艺、降低制造成本等系列问题。反观国外,欧、美用了上的积累才顺利的从制造逐渐车向创造,日本、韩国也用了近50年的时间才走完这条道路。而中国,到现在为止仅仅只走了20来年,很显然是远远不够的。这个时候谈中国创造,先天不足,时机不当。 这个时候,我们的重心应该是如何从初级制造向制造转型,应该是如何提升制造的技术含量和利润水平,而不是当前无法落地的中国创造。近年以来沸沸扬扬、层出不穷的中国制造产品缺陷问题,就揭示了这一课题的重要性。就在8月份,因为675000件芭比娃娃玩具中的涂料铅含量超标问题,制造商佛山利达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树鸿在工厂仓库自缢。这中是一个较为端的案例,还有大量因为产品的问题造成的损失更是不计其数。仅以晋江运动鞋为例,每年因为产品上的贸易壁垒而导致产品被退货、就地销毁的事例不下近百起。 当前世界产业分工决定了中国“世界工厂”的角色定位。21世纪初整个世界产业分工大的趋势就是聚焦亚洲,而中国更是亚洲的发动引擎。中国将承担(品牌网)其中至少2/3的制造业务。特别是随着中国地位的提升和贸易环境的,中国将逐渐完成制造产业的升级,将低利润、低水平、高污染的初级制造向印度、越南、非洲等地转移,保持制造,中国将致力于成为世界制造业的基地。 中国是人口大国,这一点决定了当前阶段更适合谈中国制造。中国拥有世界近1/4的人口,制造业人力资源其充沛,具有不可比拟的全环竞争力;更何况,中国推行了20多年的现代产业发展也成功的培养了足够的、成熟的产业工人。基于这两个原因,中国更适合在当前阶段重点推行中国制造。如果这个时候就专注推行中国创造,这么多的产业工人如何安置将会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